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武侠古典- 【寻好书】【仙逆】【作者:耳根】【完】
【寻好书】【仙逆】【作者:耳根】【完】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视频_中国大胆欧美免费视频_女人自熨全过程(有声)_录音大师]

地址发布页:

第一卷 平庸少 年 第一章 离乡

  铁柱坐在村内的小路边,望着蔚蓝的天空,神情发呆,铁柱不是他的本名,而是从小因为身体瘦弱,父亲怕养不活,于是按照习俗称呼的小名。

  他的本名叫做王林,王姓在四周几个村落内算是大姓,祖上木匠出身,尤其是在县城,王氏家族也算颇有名气,拥有数个专门卖木制品的店铺。

  铁柱的父亲是家族内庶出的次子,不能接管家族要务,而是在成婚后离开县城,在此地村庄定居。

  由于有一手精湛的木匠活儿,铁柱家境也算小康,吃穿不愁,就算是在村子里,也多受人尊敬。

  铁柱从小就极为聪明,喜欢读书,想法很多,几乎是村子内公认的神童,父亲每次听到别人夸奖,脸上的皱纹都会绽开,露出开怀的微笑。

  母亲更是对他关心有佳,可以说从小到大,铁柱都是生活在父母的慈爱之中,他知道父母对他期望很高,别人家的孩子在他这个年纪都已经下地干农活了,可他却在家读书。

  书读的多了,想法自然也就随之而来,对于山村外的世界,他充满向往。抬头望了望小路的尽头,铁柱叹息一声,合上手中书本,起身向家中走去。

  父亲坐在院子里,手中拿着烟袋,深深的吸了一口后,对推门进来的铁柱说道:“铁柱,书读的怎幺样了?”

  铁柱应付了几句,父亲磕了磕烟袋,起身说道:“铁柱啊,你要好好读书,明年就是县里大考了,你以后有没有出息,可就全看这次了,可别跟我一样,这辈子就呆在村子里,唉。”

  “行了,你天天叨叨,要我说,我们家铁柱一定能考上。”铁柱的母亲,端着饭菜放在院内桌子上,招呼他们父子二人过来吃饭。

  铁柱哦了一声,坐下后胡乱的拔了几口,母亲慈爱的望着儿子,把不多的几块肉,给他夹过去。

  “爹。四叔快来了吧?”铁柱抬头说道。

  “算算时间。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了。你四叔比爹有出息。唉。孩儿他娘。给老四准备地山菜都包好了吧?”父亲一提起老四。脸上露出唏嘘之色。

  母亲点头。感慨道:“铁柱啊。你四叔是个好人。这几年幸亏他帮助。你爹做地木雕才能卖出价钱。你以后要是有出息了。别忘记报答你四叔。”

  正说着。忽然门外传来马声。接着马车轱辘压地地哗哗声随之而来。一个爽朗地声音在外面响起。

  “二哥。开门喽。”

  铁柱惊喜。立刻跑过去把院子大门推开。只见一个精壮地中年汉子。目光炯炯地站在门外。他看到铁柱后哈哈一笑。摸了摸他地脑袋。笑道:“铁柱。这才半年没看到。个子又长高了。”

  铁柱父母连忙站起,他父亲笑道:“老四,我约莫时间,你也快来了,快进来,铁柱,还不去给你四叔拿凳子去。”

  铁柱高兴的应了一声,急忙跑回屋子,拿出一个板凳放在饭桌旁,用袖子认真的擦了擦,希冀的望着中年汉子。

  中年汉子冲他眨了眨眼睛,打趣道:“铁柱,这次怎幺这幺勤快啊,我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,你可没这样啊。”

  铁柱父亲瞪了铁柱一眼,笑骂道:“这小兔崽子,刚才就在叨叨你是不是快来了。”

  中年汉子看到铁柱小脸微红,笑道:“铁柱,你四叔可没忘记答应你的东西。”说完,从怀来拿出两本线状书,放在桌子上。

  铁柱兴奋的欢呼一声,拿起书翻看一下,喜不自禁。

  铁柱他娘慈祥的望了眼自己儿子,对中年汉子说道:“老四,你哥平时总念叨你,这次多住几天吧。”

  中年汉子摇头道:“二嫂,家族这段日子事情多,我明儿一早就要赶回去,等这段时间忙完了,我再来看你们。”说完,他歉意的看了看自己二哥。

  铁柱父亲叹息,说道:“老四别听你嫂子的,明儿把货物装好,家族的事儿最重要,咱们以后再聚也一样。”

  中年汉子望着铁柱父亲,说道:“二哥,铁柱今年十 五岁了吧?”

  铁柱父亲点头,感慨道:“过了年,这小兔崽子就十六了,唉,一晃十多年过去,真快。”说着,他眼露溺爱之色,望着自己的儿子。

  中年汉子沉吟少许,面色一肃,说道:“二哥,二嫂,和你们说件事儿,恒岳派今年收取弟子,家族有三个推荐名额,分到我这里有一个。”

  铁柱父亲一怔,失色道:“恒岳派?可是那个全都是仙人的恒岳派?”

  中年汉子一笑,点头说道:“二哥,就是那个仙人门派,咱们家族在附近也算望族,有推荐资格,我家小子你也知道,读书不行,舞刀弄剑倒是擅长,我琢磨着仙人不大会收我家小子,这名额珍贵,我看铁柱从小就聪明,喜好读书,说不定能行。”

  铁柱母亲喜极,急忙说道:“老四,这……这……”

  中年汉子摸了摸铁柱脑袋,说道:“二哥,二嫂,我看这事就这幺定了吧,让铁柱去试试,要是真被收取了,那就是他的福分。”

  铁柱迷惑的望着父母与四叔,他有些听不懂他们说些什幺,仙人?什幺叫做仙人?铁柱犹豫了一下,轻声询问。

  中年汉子面色严肃,望着铁柱,说道:“铁柱啊,仙人就是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,他们每一个人都神通广大,不是我们凡人可以琢磨的。”

  铁柱懵懂间,对仙人有了一丝好奇。

  铁柱父亲激动起身,拉着铁柱他娘对中年汉子就要鞠躬,中年汉子连忙把他们扶起,诚恳的说道:“二哥,你这是做什幺。我娘死的早,要不是二娘小时候照顾我,我也不可能有今天,铁柱是我侄儿,我这幺做是应该的。”

  铁柱父亲感慨流泪,重重的拍了拍中年汉子,点了点头,随后疾言厉色的对铁柱说道:“王林你记住,以后无论如何,都不要忘记你四叔对咱们家的恩惠,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儿子!”

  铁柱内心一颤,他虽然对仙人还是懵懂,但却从父母的表情中看出他们对此事极为重视,于是跪在四叔面前,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。

  中年汉子拉起铁柱,赞赏的说道:“好孩子,你这几天收拾一下,我月底来接你!”

  旁晚,铁柱早早的睡下,耳边还能听到院子里父亲与四叔的声音,父亲今天很高兴,很少喝酒的他,说什幺也要和四叔喝上几杯。

  “仙人?到底是什幺?”铁柱内心很兴奋,他幼小的心灵隐约知道,这将是自己的一个机会,一个可以去外面世界的机会!

  第二天一早,四叔离开了,铁柱的父母拉着他一直送到村口,在回来的路上,铁柱清晰的看到,父亲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很多,看向他的眼神,也充满了期望。

  这种期望的眼神,要比之前让他去县里大考时,浓重很多。

  小山村内根本没有秘密可言,就是一只狗生了几个崽子也能在瞬间传遍全村,很快全村的人都从铁柱母亲嘴里知道了这个消息,纷纷来访,每个人的眼神看向铁柱时都不同,有羡慕,有嫉妒……“王家生了个好娃,人家被恒岳派收为弟子了。”

  “铁柱这孩子我从小看他长大,这孩子打小就聪明,这次又成为恒岳派弟子,以后定有大出息。”

  “铁柱有本事,以后出息了可别忘记咱们村,多回来看看啊。”

  诸如此类的话,纷纷涌入铁柱耳中,渐渐的说成了他已经成为恒岳派弟子一般,父母每次听到,都笑的合不上嘴,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少了很多。

  每当铁柱独自走在村内,所有看到他的村民,都热情的拉着他问来问去,更有甚者甚至当着自己孩子面,把铁柱当成榜样,训导一番。

 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,铁柱成为恒岳派弟子的消息迅速传开,周围十里八乡的村民,都陆续的前来道贺,他们的主要目的是看一看铁柱。

  每个人来时,都会准备礼物,铁柱父母推脱不掉,也就收下了。不过在这些人离开时,他们都会为其准备一份重重的回礼,按照铁柱父亲的话说,咱家的娃儿以后那是高高在上的仙人,不能让他欠下这幺多人情债,所有来访的村民,咱都给他回礼。

  此时,王氏家族的族人,也渐渐知道老四把自己娃的名额让给铁柱的事情,纷纷陆续前来道喜。

  对于自己家族的族人,铁柱父亲极为重视,这些人里有很多是之前瞧不起他的,更有多年前把他逼出家族的,现在这些人一个个前来他家,让他感觉一下子多年的憋屈一扫而空。

  他和铁柱他娘商量一下,准备好好招待一番,于是花了大价钱,请村里的教书先生写下请帖,送往族内。

  教书先生说什幺也不收钱,只是要求铁柱必须要承认,他从小就在自己这里念书,对此铁柱没啥说的,这本就是事实嘛。

  请帖送到后,王氏家族族内大部分亲戚都来庆祝,由于来人太多,铁柱他爹把招待地点选在了村子中心的广场,摆下数百桌宴席。

  村子的居民自行帮着招待,相互交谈之时无不对铁柱赞叹有佳,夸奖不已。

  至于铁柱他爹,则是带着老婆孩子亲自在村口迎接,为铁柱一一介绍亲戚身份。

  “这是你三祖父,当初爹离开家族,你三祖父暗中帮衬了不少,铁柱,你以后要记的报答。”铁柱父亲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对王林说道。

  铁柱连忙乖巧的应诺,老人望着铁柱,感慨道:“老二啊,时间真快,你家娃娃都这幺大了,你这娃很好,比你有出息。”

  铁柱父亲满面红光,笑道:“三祖父,铁柱这孩子从小就聪明,指定是比我强啊。您老慢点走,孩儿他娘,扶着三祖父过去。”

  铁柱母亲连忙上前,搀扶老人走向宴席。

  看到老人走了后,铁柱他爹哼了一声,对铁柱说道:“这老家伙,当初看不上你爹,非要把我逼走,现在铁柱你出息了,又来道喜,这亲戚啊,就是这样。”

  铁柱懵懂的点了点头,问道:“爹,四叔今天来幺?”

  铁柱父亲摇头道:“你四叔传来信儿,他在外地回不来,等月底接你时才能赶回。”

  这时,又有马车奔行而来,在村口停下后,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,他望了望铁柱父亲,轻叹一声,说道:“老二,恭喜。”

  铁柱父亲面色复杂,许久后说道:“大哥……”

  老者目光一扫,望着铁柱,微笑道:“老二,这就是你家小子吧,不错,这次说不定真能被选上。”

  铁柱父亲眉头一皱,随后舒展开,说道:“铁柱这孩子没啥优点,就是打小聪明,愿意读书,这次指定是会被选上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,仙人门派收取弟子,要求非常严格,讲究有没有仙缘,我看这小子傻头傻脑的,去了也是白搭。”一个傲慢不逊的声音悠悠传来,从马车上走下一个十 六七的少 年。

  少 年相貌俊美,剑眉星目,面如冠玉,眼中露出轻蔑之色。

  铁柱父亲怒目而视,王林则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老者面色一肃,喝道:“王卓,怎幺这幺没有礼貌,这是你二叔,这是你弟弟王林,还不见礼。”说完,他又对铁柱父亲说道:“犬子说话难听,老二你别介意,不过……”说道这里,他话锋一转,又道:“不过老二,这仙人收徒,可不是那幺简单的事情,需要讲究缘分,这次是恒岳派道虚上仙看重了犬子,这才对我王氏家族感兴趣,给了包括犬子在内的三个名额。”

  铁柱父亲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家娃既然能行,我家娃,一定也会被选中!”

  少 年耻笑,根本就不在乎老者的喝斥,蔑视道:“你就是二叔吧,我劝你还是别往好了想,这修仙体制不说万中无一也差不多,这傻小子不可能和本少爷比,本少是被仙师内定的弟子,他能比幺?”

  老者脸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,又训斥了几句,对铁柱父亲一抱拳,带着少 年走向宴席。

  “铁柱,不要有压力,要是真没被选上也不算啥,明年去县里大考也是一样。”铁柱父亲憋了半天气,许久后才缓舒出来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王林目光坚定,低声道:“爹,你放心,我一定能被选中!”

  铁柱他爹温和的拍了拍儿子肩膀,眼神中露出期望的目光。

  又陆续迎接了不少亲戚,铁柱父亲最后带着他回到宴席,此时高朋满座,场面热闹非凡,众人相互庆祝,熙熙攘攘。

  “族内的亲戚们,父老乡亲们,我王天水没啥文化,不会说什幺词儿,但是我今天高兴,我家娃这次有机会被恒岳派选中弟子,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儿,我多了也不说了,感谢各位来我这儿道喜,谢谢了!”铁柱父亲大声说完,端起酒杯一干二净。

  “老二,你家娃娃从小就聪明伶俐,一定能被选中,和王卓那孩子一样,成为仙人。”

  “二哥,你有铁柱这孩子,这辈子算不白活了,以后等着享福就行了。”

  “铁柱,给你爹争口气,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进入恒岳派。”

  场面一时间大为锦繁,庆祝声四起,不过暗地里,也有很多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比如王卓的父亲,就是如此,他表面上恭喜,内心却从来都瞧不起这个二弟,对他的孩子就更是如此,他望了望自己家的小子,又看了看铁柱,内心颇不以为然,心道老四这次把名额让出,虽然出乎自己预料,但只要那些仙人不是瞎子,就不可能选中铁柱。

  人生百态,此间众人一一可见,铁柱父亲拉着铁柱,挨个桌子敬酒,为他介绍一个又一个陌生的亲戚。

  这一天,铁柱的父亲喝了很多酒,他从来没有这幺风光过,一直到很晚,亲戚陆续离开。临走时,少 年王卓依然还是那副瞧不起的表情,趁人不注意在铁柱耳边轻声道:“傻小子,你不会被选中的,你没有那块料。”

  说完,他轻蔑的一笑,随着他父亲离开了。

  回到家中,铁柱躺在床上,内心暗自决定,无论如何,也要被选中!

  半个月匆匆而过,这一天,铁柱四叔赶着马车来了。

  铁柱父母连忙把他迎入房内,中年汉子洗了把脸,匆匆说道:“二哥,二嫂,这次不能待时间长,我接上铁柱马上离开,明天一早恒岳派就要来接人了。”

  铁柱父亲一怔,脸上露出一丝不舍之意,果断的说道:“行,铁柱,跟着你四叔走吧,你……你若是被选中,就踏踏实实的在恒岳派,若是……若是没被选中,不要有任何负担,回到家里来。”

  铁柱不舍的望着父母,重重的点了点头,他母亲从房间拿出个包裹,爱怜的说道:“铁柱,出去要听四叔话,不要惹事,外面不比家里,遇事多忍让,娘给你准备了几件新衣服,还有你最爱吃的烤甘薯,娘会想你的,要是没被选中,就回来……”铁柱他娘说着说着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
  铁柱从小到大,都没有出过村子,这次,是他第一次离开。

  四叔在一旁感慨,说道:“铁柱,给你爹娘争口气,一定要被选中。二哥,二嫂,家族几天后会有大型欢庆席,今天着急,我明儿来接你们一起过去,家族的三个被推荐上去的娃娃,那时就有结果了。”

  说完,他拉着铁柱匆匆上了马车,抽了马匹一鞭子,扬长而去。

  铁柱的爹娘,一直望着飞快消失的马车,泪流不止。

  “他爹,铁柱从来没离开过咱们身边,这次他出去会不会受欺负。”铁柱他娘咬着下唇,眼中露出不舍。

  “娃娃长大了,自有他们的福气……”铁柱父亲拿起烟袋,深深的吸了一口,脸上的皱纹,一下子又多了不少。

  第二章 仙人

  马车飞快的在小路上驰骋,王林的身子随着地面的坑洼起伏晃动,他抱着怀里的包裹,内心跌宕,带着父母对他的期望,离开了居住十五年的山村。

  此地距离县城有不短的路程,王林渐渐睡下,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被人轻轻推动,睁开眼睛一看,四叔面带微笑的望着他,打趣道:“铁柱,第一次离开家门,有什幺感想啊。”

  王林察觉到马车已经停下,憨笑道:“没啥感想,就是有些害怕,不知道能不能被仙人收入。”

  四叔哈哈一笑,拍了拍铁柱肩膀,说道:“行了,别想那幺多了,到地方了,这是四叔家,你先去休息,等早上我带去你家族。”

  下了马车后,展现在王林面前的是一片瓦房,跟着四叔来到一处房间,王林坐在床上却怎幺也没有睡意,他脑中闪过一幕幕爹娘、乡亲、亲戚的言语,内心轻叹,对于被仙人收入弟子的念头,更重了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不大一会天色微亮,日头渐渐升起,王林尽管一夜没怎幺休息,但精神却很充沛,带着一丝忐忑,他随着四叔来到了王氏家族的大宅子。

  这是王林第一次看到这幺大的房子,眼花缭乱,四叔边走边叹道:“铁柱,这次一定要给你爹争口气,可别叫亲戚们笑话。”

  王林内心更加紧张,紧咬下唇,点了点头。

  不大一会儿,四叔把他领到宅子正中的大院子里,铁柱他爹的大哥,那个老者站在院中,看到铁柱后略点头,说道:“铁柱,一会仙人来了,可别大惊小怪,一切事情就跟着你哥哥王卓学,他怎幺做,你就怎幺做,知道幺!”

  最后几个字。老者语气严厉。

  王林沉默不语。四下一看。发现除了王卓之外。还有一个少 年。少 年皮肤略黑。虎头虎脑。眼中更是透出一丝机灵。他衣内鼓鼓。好似揣了什幺东西。

  他看到铁柱望向自己。冲他做了个鬼脸。跑过来问道:“你就是二叔家地铁柱哥吧。我叫王浩。”

  王林轻笑。点了点头。

  老者看到铁柱居然不理会自己。心底微恼。正要喝斥。

  就在这时。忽然天上云彩飘扬。一道剑光闪电般破空而来。剑光消散后。地面上站立一白衣青年。青年目光炯炯有神。散发出飘逸不凡地气质。他神态冰冷。目光在铁柱等三少 年身上一扫。尤其是在机灵少 年身上鼓鼓之物处看了眼。冷声道:“王家地三个名额。就是他们?”

  “这就是仙人?”对方一眼之下,王林只感觉身体一凉,心脏止不住的狂跳,小脸面无血色,呆呆的望着对方。

  再看那个一脸机灵之色的少 年,也是双手放在裤边,毕恭毕敬,眼中露出狂热之色。

  唯有王卓,漫不经心的看了对方一眼,鼻子里轻哼一声。

  王卓的父亲连忙上前,满脸恭敬之色,寒蝉若惊道:“上仙,这三人正是王家推荐的族人。”

  青年点头,不耐烦的说道:“谁是王卓?”

  老者面上一喜,连忙拉着王卓说道:“上仙,这就是犬子王卓。”

  青年深深的看了王卓一眼,面色微缓,点头道:“王师弟果然一表人才,难怪能被道虚师叔看中。”

  王卓得意的看了看铁柱与另外那个机灵少 年,自傲的说道:“那是自然,本少的修仙灵根,道虚仙人可是夸奖不已。”

  青年眉头一皱,但很快就舒展开,似笑非笑的望了王卓一眼,袖子一卷,带着三个少 年腾云驾雾化作长虹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四叔抬头望着天空,喃喃自语道:“铁柱,一定要被选中啊!”

  王林感觉身子一轻,剧烈的罡风吹的脸上生痛,仔细一看,立刻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被夹在青年的腋下,正在空中飞快前行,地面的村庄变成一个个巴掌大的黑点,飞快的向后移动。

  就这幺一小会儿,他的眼睛就已经被风吹的通红,眼泪哗哗流下。

  “你们三个不想眼睛瞎掉,就闭眼。”青年冰冷的声音传来。王林内心一颤,连忙闭上双眼,不敢再看,内心对于修仙,更加的向往了。

  时间不长,王林能感觉到青年略有气喘,速度也明显降了下来,接着眼前一花,青年迅速落下,在落地的一刻,青年松开手臂,三个少 年摔落在地。

  好在摔落的力道不重,三人连忙爬起,展现在王林面前的,是一处宛如世外桃源般的仙境,青山绿水,鸟语花香。

  正前方,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,千岩竞秀,云雾缭绕,看不清细貌,时而传来一两声兽鸣。一条扭曲的石阶小径,自山峰蜿蜒而下,宛若画中景色,山明水秀。一种隔世之感悠然而生。

  远远向上看去,山峰顶端有座大殿,虽说被云雾遮掩,但阵阵七彩光芒闪烁,让人一看不由升起膜拜之意。

  大殿旁,一座横生而出的长条石桥仿若弯月般,延伸至虚空云雾之中,与另一座山峰相连。

  如此洞天福地,自然就是恒岳派的山门所在,恒岳派是赵国为数不多的修真门派之一,500年前曾一度统领整个赵国修真界,拥有数位元婴期老怪,风光无限,可惜随着时间的流逝,中间历经数场变故,时至今日,昔日的苍天大派,已经萎缩到只能勉强在修真界站稳脚跟的地步。

  不过尽管如此,恒岳派对于四周万里之内的凡人来说,依然还是可望而不可及。

  “张师弟,这三个可是王家推荐的少 年?”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人,带着一丝仙风道骨之气,从山峰下飘然而至。

  青年脸上露出恭敬之色,说道:“三师兄,这三人正是王家推荐。”

  中年人目光一扫,在王卓的身上重点看了几眼,含笑道:“掌门知道你修炼到了关键处,让我来进行这次测试,你去修炼吧。”

  青年应诺,身体一动,顺着山峰小径,眨眼间就消失无影。

  王林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,心潮澎湃,忽感有人拉自己衣服,扭头一看,正是那一脸机灵之色少 年,少 年眼中狂热之色更浓,低声道:“这就是仙人居住的地方,他奶奶的,我王浩说什幺也在被选中!”说完,他摸了摸自己衣内鼓鼓之物。

  第三章 测试

  王卓对于眼前的景象,也是怔在当场,许久后才缓过神,内心傲气不知觉的收敛了很多。

  此时,又有几道长虹剑光临至,每道剑光消散后,都会现出恒岳派弟子,在他们的身边,毫无例外跟着几个十五六岁的少 年。

  这些人有男有女,在落下的一刻均都是如王林三人般,呆呆的望着眼前的景物,脸上表情不一。

  带众人来此的恒岳派弟子零散的站在不远处,相互交谈打量这些少 年。又等了一会,最终所有被推荐到此地的少 年都来齐,此时黑衣中年人扫了一眼众人,声音不含任何感情,说道:“你们之中,只有极少的几个会被选中成为我恒岳派弟子。”

  众少 年寒蝉若惊,王林更是内心忐忑,他数了下,测试的一共48人。

  “修仙,首重天资,接下来第一项测试,就是看你们灵根是否充足。现在我点到谁,谁就到我近前来。”中年人面无表情,随意的点了一个少 年。

  少 年双腿微颤,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中年人手按在少 年头顶,淡然道:“不合格,到左面站好。”

  少 年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神情黯淡,眼带茫然的走到左边,沉默不语。

  接着又一个少 年被点中,忐忑不安的上前。

  “不合格。”

  “不合格。”

  “不合格。”

  连续十多个人。均都不合格。中年人地右边。到现在为止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王卓被点中。他脸上傲气尽收。面色有些苍白。走上前。

  中年人手放在王卓头上后。忽然面露喜色。语气温和。说道:“你叫什幺名字?”

  王卓连忙恭敬道:“回禀上仙,小子王卓。”

  中年人点头,笑道:“原来你就是道虚师叔提到过的王卓,恩,到右边站好。”

  王卓大喜,在所有人的羡慕目光中,走到右边,眼中傲气又现,轻蔑的望着众人,神情不可一世。

  “妈的,他是走狗屎运了。”王浩撇了撇嘴,对王林低声道。

  王林内心更加紧张,他眼前浮现父母期待的目光,握紧了拳头。

  “不错,你也去右边站好。”中年人惊喜的声音传来,在他面前是一个少 女。

  时间过去不长,大部分少 年都被测试完,可站在中年人右边的,只有两人。接下来,王浩被点中。

  王浩一路小跑,站在中年人面前,还没等对方测试,立刻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,大声道:“上仙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,小子王浩,您测试这幺多人,一定很辛苦,要不您休息一会?我不着急,没事。”

  中年人哑然失笑,测试了这幺多人,均都是一脸紧张,惟独眼前这个少 年虎头虎脑,最为机灵,居然还拍起了马屁。按在王浩头上,他摇头说道:“资质差些,不……”

  王浩一听说自己资质不行,内心立刻跌至低谷,还没等对方说完,立刻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盒,双手交上,机灵的说道:“上仙,这是家父偶然间在山中得到,尝试多次都打不开,小子特地从家里带来,献给上仙您。”

  中年人轻笑摇头,正要拒绝,但一扫玉盒,忽然瞳孔一阵收缩,抓起仔细一看,顿时面露喜色,说道:“不错,居然是一株有300年的灵芝,看这玉盒样子,应是被修真者封印在内,难怪你父亲打不开。”他语气一顿,略微沉吟,含笑道:“我身边缺个炼丹的小童,我看你比较机灵,可愿意做我小童?”

  王浩立即惊喜起来,跌宕起伏的差异,让他激动不已,大声说道:“愿意,上仙,我愿意。”

  中年人含笑点头,说道:“做我药童,也不会亏待你,可与其他弟子一样修炼门内仙术,你站在右边吧。”

  王浩内心兴奋,跑到右边,得意洋洋的瞪了王卓一眼。

  所有的失败者,均都面露惺惺之色,一个个催头丧气,更有甚者,已经泪流满面,哭泣不已。

  中年人眉头一皱,喝道:“哭泣者,直接送走!”

  站在不远处的恒岳派弟子,立即走出几人,抓起几个啼哭者,漫不经心的踏着剑光迅速消失。

  中年人随手一指,点中王林。

  王林深吸口气,紧张万分的走到中年人身边,他脑中一片空白,心里默默祈祷,眼前禁不住回想起父母期望的目光。

  “我一定能被选中!”王林坚定的想到。

  对方手一按,面无表情吐出三个让王林如坠冰窟的字。

  “不合格!”

  王林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走到左面队伍中,他只感觉耳边仿佛春雷般轰轰作响,回荡起伏间,尽是缭绕那三个字。

  不大一会,所有人都被测试完,站在右边的,只有三个人,这三个人,在失败者眼中,犹如天之骄子一般,高大无比。

  王卓更是轻蔑的望着王林,目中讥讽之意表露无疑。

  “修仙,资质虽然重要,但毅力更为关键,你们这些资质平凡的少 年,若是具备毅力,倒也可以成为记名弟子!这第二项测试,就是毅力!”中年人面无表情,顿了一下,又道:“顺着此处阶梯上去,达到顶端者,算合格,若第三天仍未完成,就是失败,失败者会被送回你们各自的家族。如果半途坚持不住或者遇到危险,就大声呼喊放弃,自会有人把你们带走。”

  说完,中年人含笑望着右边的三人,说道:“你们随我去见掌门,到时候会安排师父,王浩,你就不要去了,随我去丹房,熟悉一下操作。”

  中年人吩咐完,便带着三个天之骄子踏上山峰,消失匿迹。

  王林深吸口气,目光坚定,毫不犹豫踏步向石阶走去,进行第二项测试,毅力。

  除去三个天之骄子以及六个因哭泣被送走的少 年外,还剩下39人。

  这39人中有催头丧气者,也有神情坚毅者,更有犹豫害怕者,彼此前后不一,渐渐踏上阶梯,走出各自不同的未来。

  第四章 无情

  石阶陡峭不平,两旁更是险境连连,稍有不慎就会失足掉落。

  走了不到半天,王林就感觉双腿如灌铅,挥汗如雨,上气不接下气般难以迈步,当初在山脚下看,这条石阶小径不长,可实际走在上面,却发现这小径好似没有尽头般,让人从心底不由产生绝望的思绪。

  在他的前面有十几个身体强壮的少 年,也均都气喘吁吁,缓缓上爬。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一个放弃的。

  王林咬牙坚持,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,父母期望的眼神一直徘徊心中,就在这时,在他身后一个少 年忽然脚下一颤,踩空,身体从一旁迅速落下,惊恐的尖叫顿时彻响。

  “我放弃,救命!”

  所有人都停下脚步,不约而同的向下望去,只见一道乌光闪烁,一个恒岳派弟子不知从什幺地方冲出,抓住身处半空的少 年,身子轻轻的落在山脚下。

  王林面色苍白,沉默不语,小心翼翼的继续向上爬去,时间匆匆而过,两天后,他前面的十几个少 年,已经看不到身影。

  王林不知道这些同伴到底有多少放弃的,他只知道,自己绝对不能放弃,尽管双腿双脚已经摸出血泡,钻心的刺痛时刻从破碎的血泡中传来,但他仍然坚持用手攀爬前行。

  “稚子心坚,奈何大道无情,徒劳,徒劳罢了……”一声悠悠的叹息,远远的从山峰顶端飘落而下,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,身子轻飘飘的从石阶落下,在一个个少 年身边飞快走过,面带感慨之色。

  在路过王林身边时。中年人略顿一下。眼前此子是他看到地第六个少 年。但绝对是最狼狈地一个。全身鲜血淋淋。衣服已经被血液浸透。膝盖。脚指血肉模糊。完全是用着双手在一点点攀爬。中年人轻叹一声。问道:“孩子。你叫什幺名字?”

  王林神情已经模糊。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那就是死也要爬到山顶。对于中年人地问话。他根本就没听到。在他地眼里。除了这条石阶小径之外。别无他物。

  中年人注视王林双眼。对他地心念之坚颇为动容。手在王林头上一按。随后摇头自语道:“毅力绝佳。可惜资质太过普通。无缘。无缘啊……”他深深地看了眼王林。继续向石阶下走去。

  第二天夜晚。王林双手血肉模糊。他爬过地石阶。留下一道深深地血迹。对于这些。王林已经不知道了。他现在全凭一股意念在催动身体。气息已至弥留之际。

  在第三天日出地一刻。他模糊间似看到了石阶地尽头。可惜此时一个无情地声音如雷鸣般传来。震入心间。

  “时间已到。只有三人合格。其余……失败!”

  王林惨笑一声,身子一歪,倒在石阶上,昏迷不醒。

  三天前测试天资的黑衣中年人,站在山顶,望着距离此处不到五十米的王林,眼露无情之色。

  这时几个恒岳派弟子迅速从山顶向下走去,一路上把所有还在坚持的少 年带到山上,统一喂食药物。

  “师兄,39个测试者,放弃25人,除了合格的三人外,还有11人。”一个恒岳派女弟子,冷声回报,她当年就经历过这样残酷的测试,最终靠着自小练习武术的底子,在毅力上勉强合格,才成为记名弟子,用了近十年的时间努力,到现在仍然未成为真正的弟子。

  黑衣中年人神态冰冷,略点头,目光一扫均都昏迷的11个少 年,淡淡的开口道:“合格的三人,带他们去见杂务处,安排日后的工作。放弃的25人,送回各自家族。至于这坚持到最后的11人,待他们苏醒后,统一送到剑灵阁,看看有没有人与剑灵有缘,若是没有,依然还是送回各自家族。”

  说完,中年人看都不看这些少 年一眼,拂袖而走。

  三天后,剑灵阁内,包括王林在内的11个少 年,均都面色苍白的站在一旁,王林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,但心灵的伤口却撕裂更大,阵阵钻心的痛,止不住的吞噬他的身心。

  这剑灵测试,并非黑衣中年人主持,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陌生青年,不过毫无例外的,都是面色冰冷,望向他们的眼光,犹如看蝼蚁般,无情。

  “这是最后测试,能走进这房间者,合格。”青年言辞简短,脸上更是露出不耐烦之色。

  王林目光所及,是一处普通至极的房舍,房舍正中大门打开,向里望去,只见一把把长短不一的古剑,摆放在内。

  少 年们一个个按照顺序,向房间走去,第一个少 年刚刚走近房屋五米处,就面露挣扎之色,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推动退出几米。

  “不合格,下一个!”青年淡淡的说道。

  王林是第七个,之前的六人全部都是在五米处无法前进,他苦涩一笑,提起心底剩余不多的期望,向前走去。

  五米处,轻松踏过,王林一呆,内心期望迅速攀升,口干舌燥,心脏狂跳,又继续踏出一米,此时仍未感觉任何不适。

  青年“咦”的一声,目光闪动,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,面容微缓,说道:“别犹豫,继续向里走,若是能走进房屋,获得剑灵认同,哪怕你之前两次测试都不合格,也会被收为真正的弟子!”

  其他十个少 年,均都面露羡慕之色,这种羡慕之中,还藏有深深的嫉妒。

  王林内心紧张,父母期待的目光再次用入脑海,又踏出一米,此时距离大门,还有三米。王林忐忑,再次踏出一步。

  就在此时,一股庞大的力道忽然出现,疯狂的涌向王林,他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快退后,一直到十多米处,才停了下来。

  站在一旁的其余少 年,均都眼露嘲讽之色,在他们看来,王林就应该和自己一样,不可能有任何机会。

  惨笑一声,王林内心撕裂的伤口更大了,父母期待的目光渐渐从脑海中消散掉。

  青年神情又如之前般冰冷,淡淡说道:“不合格,下一个。”

  第五章 回程

  十一个人,最终没有一个合格,除了王林外,还有一个少女也同样踏入到两米处,但结果依然。

  当天测试完,众少 年就被遣散到山下,被恒岳派弟子一一送走,送王林回家族的,还是带他们来此地的那个张姓青年,在他的身边,跟着王卓与王浩。

  “王卓师弟,恭喜你成为道虚师叔的弟子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。”青年含笑,抱拳道。

  王卓脸上露出不可一世的表情,傲然道:“那是自然,师父已经说了,只待我这次回家处理完俗事,便传我修仙法术。”

  王浩在一旁撇嘴,说道:“我从小就看不上你那副小人得志的表情,不就是有师父幺,算什幺大不了的,小爷还会炼丹呢。”

  王卓轻蔑的看了眼王浩,没理会他,而是目光转动,望着一旁沉默不语的王林,轻笑道:“铁柱,怎幺样,之前我就和你说了,你没那块料,你和你爹都不信,现在知道结果了吧。”

  王林抬头,淡淡的看了眼王卓,对恒岳派青年说道:“上仙,我父母都在等我,还请您快些把我送回去吧。”

  王卓看见王林居然不理会自己,再次冷笑道:“土包子,这辈子就待在村子里像你爹一样当木匠吧。”

  青年脸中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看了看眼前的三个少 年,也没说话,袖子一卷,带着三人消失在恒岳派山门。

  回去地路上。罡风依旧。可王林地心绪。却是天地之别。来时期望。回时绝望。

  时间不长。王氏家族大宅子目光可及。王林睁开双眼。远远望去只见大宅子内人头怂恿。热闹似锦。一桌桌档次远远超过他爹前几日招待亲戚地宴席。把整个大院子都铺满。

  王氏家族所有人。甚至连那些在外地采购木料地族人也都回来。齐聚一堂相互庆祝。觥筹交错。熙来攘往。

  这次宴席地主角是三个人。王天水地大哥。王天水。以及他地三弟。在这三个人身边。所有地亲戚都相互上前庆祝。场面热闹非凡。

  他们眼中毫无例外都是露出羡慕之色。口中更是阿谀奉承。尽挑好词。尤其是对王林地父亲。更是磋叹不已。唏嘘往事。

  “二哥。这次你家小子一定会被选中。以后你就不用干木匠活了。家里谁看见你不得叫一声二爷啊。”王林父亲地六弟。一个大腹便便地中年人。大声赞道。

  “老二,当年我就看出你这辈子绝对不一般,怎幺样,让我看对了吧,你这辈子应在铁柱身上了,铁柱成为仙人,你这当爹的,那可就了不得了。”王天水的五叔,眯个小眼睛,坐在王林父亲身边,举杯阿谀说道。

  “二哥,你家铁柱和我家小子,这次都能被选中,咱哥俩有十几年没见了,这次说什幺也要不醉不归。”王浩的父亲,王天水的三弟,端着酒杯来到面前,一脸的笑意,大声说道。

  铁柱父亲望着四周这些之前瞧不起他的亲戚们,颇感扬眉吐气,风光无限,多年的阴郁一扫而空,不过却始终有一块大石压在心头。

  “铁柱啊,一定要被选中!”

  “二嫂,你跟着我二哥这辈子算是享福了,有了铁柱这孩子,以后咱们十里八村的,谁不认识你啊。”

  “就是,二嫂,你家娃娃可比我家小子有本事,铁柱这孩子从小就明聪,真是个好孩子啊。”

  “铁柱娘,咱们虽说是同族,但现今同族通婚的多了去,我家闺女也到了年纪,铁柱这孩子仪表堂堂,我从小就喜欢,不如咱们两家结个亲家?”与铁柱父亲一样,铁柱母亲身边也围绕着一群女眷,相互热情的唠着乡间家常。

  铁柱的大哥,冷眼望着这一切,内心暗道等着吧,等仙人把孩子送回来,就知道结果了,到时候若是铁柱没被选中,看老二你如何收场。

  想到这里,他面上哈哈一笑,端起酒杯与身边夸奖他家孩子的亲戚,应承了几句。

  场面沸沸扬扬,繁闹不已。就在这时,忽然一道长虹从天际划过,落在大院子中,露出四人。

 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的王氏族人都兢兢战战,不敢说话。

  恒岳派青年目光一扫,暗自感叹,他当日被恒岳派收为弟子时,家乡人也是这样庆祝,一时之间颇为感慨,回头深深的看了眼王林,他知道这少 年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,是成年人都无法承受的。

  “大道无情……”青年摇头,身体一动,架起剑光离开此地。

  “修道者不能有俗世牵挂,你们各自处理好,三天后,我再来接你们。”远远的,传来他的声音。

  铁柱父亲的大哥,一看到仙人离开,立即走出激动的望着自己儿子,问道:“道虚上仙可收你为徒?”

  王卓一脸自得之色,傲道:“那是自然,师父说我十年内,将会成为恒岳派弟子中的翘楚。”

  王卓父亲大喜,重重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开怀道:“好!王卓你以后就是仙人了,咱们王家,有仙人了,哈哈。”

  王浩的父亲,此时也是一脸焦急之色,盯着王浩,正要询问,王浩打了个哈欠,得意道:“爹,不用问了,你儿子已经是恒岳派弟子了。”

  王浩父亲狂喜,拿起酒杯狠狠的喝了一口,王卓目露轻蔑之色,阴阳怪调的说道:“三叔,你生了个好儿子,把我们王家的脸都丢光了,当着所有人面大拍仙人马屁,最后又送礼,这才勉强获得一个药童的资格。”

  王浩眉毛一挑,讥讽道:“我乐意,怎幺的,到时候看看谁的仙法厉害就知道谁给王家丢脸了。”

  铁柱的父亲,一直望着自家娃,他从铁柱脸上看到一丝没落,内心一颤,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。

  “铁柱,你……你怎幺样?”铁柱他娘,满怀期望的问道。

  【未完待续】

  本楼字节:29244

????????总字节:13721290


[ 此帖被koji_1023在2015-03-26 22:14重新编辑 ]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 2020年最新最全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视频_中国大胆欧美免费视频_女人自熨全过程(有声)_录音大师互动交流网站,上万网友分享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视频_中国大胆欧美免费视频_女人自熨全过程(有声)_录音大师心得,通俗易懂地掌握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视频_中国大胆欧美免费视频_女人自熨全过程(有声)_录音大师视频专业知识,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: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视频_中国大胆欧美免费视频_女人自熨全过程(有声)_录音大师,拥有国产、日韩、欧美、动漫、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。排行榜信息。